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7th Apr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在讀周作人寫的“生活之藝術”這篇散文時,我受益匪淺。 如:飲酒,“一口一口的吸,這的確是中國僅存的飲酒的藝術:乾杯者不能知酒味,泥醉者不能知微醺之味。”而中國人對於飲食也知道一點享用之術,但是一般的生活之藝術卻早已失傳了。“中國生活的方式現在只有兩個極端,非禁慾即是縱慾,非連酒字都不准說即是浸身在酒槽裡,二者互相反動,各益增長,而其結果則是同樣的污槽。”例如,動物的生活本有自然的調節,中國在千年以前文化發達,一時頗有臻於靈肉一致之象放恣 ,後來為禁慾思想所戰勝,變成現在這樣的生活,無自由,無節,一切在禮教的面具底下實行迫壓與,實在所謂禮者早已消滅無存了。 由此可以看出,生活不容易的事。我們可以選擇不同的方式生活,自然地易地生活或把生活當作一種藝術,微妙地美地生活,生活之藝術只在禁慾與縱慾的調和。英國思想家靄理斯對於這個問題很有精到的意見。他排斥宗教的禁慾主義,但以為禁慾亦是人性的一面;歡樂與節制二者並存,且不相反而實相成。他認為人有禁慾的傾向,即所以防歡樂的過,並即以增歡樂的程度。他在《聖芳濟與其他》一篇論文中曾說道:“有人以此二者之一為其生活之唯一目的者,其人將在尚未生活之前早已死了。有人先將其一推至極端,再轉而之他,其人才真能瞭解人生是什麼。一切生活是一個建設與破壞,一個取進與付出,一個永遠的構成作用與分解作用循環。要正當地生活,我們必須模仿大自然的豪華與嚴肅。” “生活之藝術,其方法只在於微妙地混和取而捨二者而已”。 生活之藝術這個名詞,用中國固有的字來說便是所謂禮。我們都知道東西方的文化差異很大,中國人沒有像外國人那麼開放,他們的骨子裡還是比較傳統的,有很多的顧忌和規矩。 “中國現在所切要的是一種新的自由與新的節制,去建造中國的新文明,也就是復興千年前的舊文明,也就是與西方文化的基礎之希臘文明相合一了”。這句話,僅僅是周作人他個人的觀點,並不代表全部,我們都不知道未來世界會發生怎樣的變化,這就需要我們後代的努力。 借鑒原文作者而作。 文章來源:白蘭蒂1800的BLOG |馬平川在線 | 這個非文不緋聞 |路還長,不如走馬觀花 | 代代子日記 |江湖夜雨的BLOG | 屋簷下的小雨 |太陽花 | 薛中的部落格 |泡沫曲奇的部落格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