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你去了河南,像清風一般消失在我的視線。歲月也從此刻上了思念,順著思念的羽翼,我看到滾滾的黃河水,也隨你流淌進我的心裡,取之不盡。 ——題記 一個人的時候我是有些憂傷的,我喜歡這種憂傷的沉浸,就像一個遠離塵世的人看到秀美的田園風光,在寧靜的山莊獨自品味閒暇的時光,享受內心的自在,隨風飄蕩也在停泊。 我時常飄搖到水邊,詩意的流水自天而降,帶著我的憂傷,帶著我的思念,直飄到遠方的黃河,取一瓢黃河水便是一句思念的詩詞,我鍾情於自己的詩詞,詩詞裡沉浸了我多少愛的言語,我曾經寫過這樣一句“喜歡一首詩,猶如喜歡一種情感”,的確,詩詞中包含了我多少的情感和夢想。 詩詞於我而言很重要。我曾寫過這樣的話“我寫作就是為了感受愛,但我不知道能愛多久。越是用力的不顧一切的愛越容易變成不愛。愛是脆弱的,承受不起壓力,容易厭倦,轉瞬即逝。” 我的同學塗雪芳像看怪獸似的看我“你把寫作當成女朋友了?還感受愛”。其實是她理解錯了,我不是把寫作當成女朋友,而是我在寫作中感受我對女朋友的愛! 我喜歡一個人的時候,手捧一本詩詞集,嗅著香煙的味道,吟著或清新雋永、或愉悅明快、或催人淚下的詩詞,心陶醉在一片怡然寧靜中…… 黃河之水取之不盡。而我,只為從千萬文章作品當中,尋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簾詩詞幽夢。 我自認是一個懶惰的人,閱讀的時候我總是喜歡一目瞭然,很多書,只要在書店的架子前匆匆翻閱,就可放回原處,而對於詩詞,我卻總能平靜地細細品讀。她時而化作空谷優雅的蘭花,時而化作展翼騰飛的鷹隼,時而化作低韻悠揚的古箏曲,時而化為漫天飛舞的雪花。 我癡迷於為自己建造一簾詩詞幽夢,詩詞是我最真摯的情感的流露。我的欣愉與哀愁,我的憤爭與渴望,我的尋覓與失落,我的愛情與友情,我的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,都深深地銘刻在詩詞中,任比人慢慢去點頭、輕輕去歎息、靜靜去感覺。 與詩詞為伴,我的思想不再貧窮,我的靈魂不再孤獨,我的生活開始處處充滿情趣。 曾幾何時,也在喧囂浮華的物質世界中迷失過自己。燈紅酒綠的都市中,逐漸忘記生命最原始的本能與需求。像很多人一樣,披著e時代的時尚外形,麻木茫然的行走在冰冷的馬路,眼底只是一覽無餘的空洞。 沉迷於感情中不能自拔的日子,眼中那一片片純淨的自然,那一本本翻過的舊書,那一首首經典的老歌,似乎都失去了最真摯的意義。在生活拋棄我的寂寞的日子裡,我感覺到的惟有孤獨。 時光如流水般從我眼前閃過,當有一天我無意翻起自己曾經寫下的一些詩詞,豁然發現,其實在內心的最深處,我還是執著於那種青梅煮酒的風趣、那種雨夜讀書的清幽。於是,我沉睡已久的靈魂甦醒了,我的心開始啟程,在一次又一次愛的歷程,在一段又一段的愛詩詞中,從一個地方走向另一個地方,天馬行空。青春的生命便在這一簾詩詞幽夢中獲得重生。 創作,讓我的世界變得簡單人變得豐富;創作,讓浮華迷茫中的我的返璞歸真。在匆匆的旅途中,在沉重的行囊裡,在紫檀木的書桌上,我總會留一個位置,為自己抒寫一首首關於愛的詩詞! 取盡黃河水,我只為一簾詩詞幽夢。品讀回味,桌上攤開的是人生,窗外流逝的是歲月,燈下獨坐的不是過客,是歸人……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當陽光下熠熠生輝時,有一種千錘百練之後提升出來的力量,它就是幸福! 幸福是一種走過艱難困苦的從容,一種透析人生苦短的姿態;因此,黃昏的一刻,在天地交匯中畫出美麗的寧靜之弧,又在寧靜中蘊含無數智慧的精靈。 幸福是一個創造的過程,幸福是走過了一段漫長的征程,是有深度的,是由內而外的一種歡愉,是付出了耕耘的一種收穫!它不需要表白,更不是用來炫耀的,它是用來靜靜感受的,就像欣賞宇宙星空一樣,在沉默中享受它的博大精深。 幸福是要小心呵護的,幸福就像世界上最清純的泉水,唯有遠離污染才能永遠保持清澈。 有人說,分享快樂,快樂就能變成雙份;分擔痛苦,痛苦就會減輕一半;快樂,其實也是一種開心的感覺,比起幸福的深厚,快樂就像鮮花上的露珠,陽光普照的時候,露珠就會消失…… 而幸福,則是哪顆在泥土中不斷舞蹈的種子,它的美妙的肢體暗藏在一份冷靜的喜悅中,千江有水千江月,萬里無雲萬里天。幸福,應該是你心中的一份禪意,在默默無語中相伴一生的美麗。